+123 456 4444

斯威老板未履行承诺自动退出帕尔马 中资时代退潮


蒋立章退出帕尔马

  又一个欧洲足球俱乐部结束了中资时代。

  4日,意甲球队帕尔玛官方发布声明称,由于未履行注资承诺,蒋立章被股东大会认定自动放弃所有股份,帕尔玛俱乐部的中资时代也就此暂时画上了句点。

  作为拥有中外三家足球俱乐部的投资人,蒋立章在近段时间屡遭风波,也已经不是首次被曝出存在资金问题。而在蒋立章之前,万达离开马竞、李勇鸿撤离米兰、夏建统退出维拉……

  曾经中资在欧洲足坛轰轰烈烈的开拓步伐,如今已然进入了“退潮期”。

  蒋立章(左)观看帕尔马训练。

  股权从多到少,最终退出

  时间拨回到2017年11月,意大利老牌足球俱乐部帕尔马再度成为了中国球迷关注的焦点,其原因便是中资的到来。

  彼时,帕尔马还在意乙联赛征战,双刃剑体育总裁蒋立章正式收购俱乐部60%股份,成为俱乐部新任主席。

  对于中资的到来,帕尔马球迷的确是有所期待的。这支老牌球队此前已经遭遇过一次因为资金问题导致的覆灭——2015年,帕尔马负债超过2亿欧元且未能找到新金主,最终宣布破产清算,被直接降入业余联赛重头再来。

  等到蒋立章入主时,球队已经从低谷中开始复苏,两年连升两级来到意乙,有了中国资本的加盟,球迷期待着球队能重回意甲舞台,而最终,他们也没有失望。

  2018年夏天,帕尔马成功夺得意乙第二名拿到意甲席位,甚至连蒋立章也对此表示惊喜,“预见到了我们肯定是要升入意甲的,但是没有预见到这么快。”

  但外界很多人也没有预见到的是,帕尔马的中资时代也结束得很快。

  2018年10月,帕尔马俱乐部就召开新闻发布会,宣布俱乐部的股权结构发生变动,蒋立章持股比例从此前的60%变为30%,正式丢失帕尔马控制权。当时双刃剑对此的回应是,“属于一次常规的交易行为。”

  而如今,蒋立章的持股份额被彻底放弃。据意大利媒体称,2019年12月底,帕尔马召开了股东大会,按照协议,蒋立章的双刃剑公司应在30天内注资270万欧元,但30天内并没有完成注资。

  随后帕尔马高层决定将时限放宽至50天,但仍然未能得到注资,因此蒋立章被股东大会认定自动放弃所有股份。

  中资“退潮”,理性才能持续发展

  事实上,这并非是蒋立章在近年首次被报道遭遇资金问题。

  去年12月据《南方都市报》等媒体透露,蒋立章担任主席的中超俱乐部重庆斯威就遭遇了欠薪风波,同时球队也在近段时间接连卖走重要球员,并且未能和带队表现出色的主帅小克鲁伊夫续约。

  不过随后据媒体跟进报道,欠薪风波已得到了解决。

  而在去年夏天,也有意大利媒体爆料称,蒋立章可能从西甲俱乐部格拉纳达撤资。前者于2016年收购了格拉纳达的98.13%的股份,成为了这家俱乐部的掌门人,但蒋立章也否认了要从格拉纳达撤资的传闻。

  看起来,在当下这个时间点,中资已经从几年前轰轰烈烈在海外足球俱乐部开疆扩土的热潮,逐渐转为进入了一个“退潮期”。

  据统计,此前在中资对海外足坛扩张的巅峰期,中资入主的欧洲俱乐部数量超过30支,其中不乏万达收购马德里竞技股份、李勇鸿收购AC米兰股份、苏宁收购国米等等引人注目的大手笔。

  但如今,大多数中资都已经陆续退出。2018年,万达将所持马德里竞技俱乐部17%的股份出手,李勇鸿同年也在米兰出局。2019年,夏建统卖掉了在英超球队阿斯顿维拉最后的股份彻底退出,而其它很多关注度更低的小俱乐部,中资也在渐渐撤离。

  其实早在2017年,国家发改委发言人就表示,有关部门将继续关注房地产、酒店、影城、娱乐业、体育俱乐部等领域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,防范对外投资风险,建议有关企业审慎决策。

  随后,国家发展改革委制定发布了《境外投资敏感行业目录(2018年版)》,其中“体育俱乐部”明确出现在限制企业境外投资的行业列表里。

  当然时至今日,依然有不少欧洲俱乐部在中资的支持下运营,比如意甲的国际米兰、英超的狼队,以及武磊所在的西班牙人等。但经过了“潮起潮落”的洗礼,中资的海外足坛运作已经变得更为理性。 

  对于中资来说,如何真正尊重和理解当地足球文化,建立文化纽带才是长久立足的关键。